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美贞历险记绳缚

去年夏天,我去警局找妹妹,她正巧不在,我从大门口出来,打了辆出租准备回家。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,司机说车有点毛病,下车修理,把我一个人关在车里。我隐约闻到一股刺鼻的药水味,不知怎么头就开始晕起来,想拉开车门,却发现车门是锁上的,车窗也落不下来。我的头更晕了,一股强烈的睡意向我袭来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..

穿肉色长统丝袜的我被三个男人狂干

穿肉色长统丝袜的我被三个男人狂干 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,当时我还只是一名高中生。我从小就喜欢穿丝袜,不过只喜欢肉色和白色的,小时候不能自己去买,只能偷别人家女孩子的,上高中后手里有点儿钱了,就在节假日坐车去离家远的地方买。又一个周六,我买了一双肉色长统吊带丝袜,还是带白色蕾丝花边的,我在家偷着..

求求你放过我

求求你放过我 星期六下午,由于课外活动只限上午举行,大部分回来参加活动的同学都已经离开,学校内只剩下忙着的老师和校工。   即使我回校是为了出席风纪队的聚会,此刻亦没有理由再留在校园里,所以我绝不应该大刺刺的在走廊出现。我带着身后的少女,悄悄步上三楼。我们小心的越过走廊,心里希望不要碰到校工..